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望都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2 01:09:1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望都白癜风医院,山东白癜风早期危害,山东能不能治愈白癜风,石渠白癜风医院,湘阴白癜风医院,河南白癜风的危害,宁津白癜风医院

  记者李亦中 通讯员毛冲

  昨日上午,江汉区防范处理邪教办工作人员屈申再一次来到常青街扬子社区,看望曾经的法轮功人员江婆婆(化姓)。每个季度到这些曾经的邪教人员家里“上一次门”,是屈申给自己定下的规矩。“转化一名邪教人员实属不易,一旦他们出现反复,再次转化就更难了,因此需要长期跟踪帮教。”屈申说。从事反邪教工作18年,屈申帮助300多名邪教人员迷途知返。“每次成功转化一名邪教人员,心里都特别激动,因为这意味着又一个家庭重新步入正常生活轨道。”

  “帮教邪教人员,也是挽救了他的家庭”

  1999年7月,刚刚40岁出头的江汉区检察院法警屈申,被借调到江汉区防范处理邪教办,成为全国第一批反邪教干部。

  一向风风火火、雷厉风行的法警,转换角色成为一名“婆婆妈妈”的帮教干部,检察院的同事认定屈申在新岗位上呆不长。没想到,这一干,他竟干了18年。

  隔行如隔山,但屈申不担心,“只要用心,总能学得会”。他从省、市相关业务部门借来邪教方面的书籍、资料,熟练掌握“法轮功”“全能神”等邪教的本质特点和批驳要点;又广泛涉猎法学、社会学、宗教学、心理学、教育学等方面的知识,还经常向省、市有关专家请教,慢慢摸索帮教工作的“窍门”。

  一年多的努力,屈申迅速成长为业务骨干,总结出一套独特的“八步工作法”,引导邪教人员认清邪教的危害,自觉与邪教决裂。

  反邪教工作清苦,心理压力大。在区防范处理邪教办,屈申平均每个月比以前少拿1000多元工资。因为长期借调,他还失去了多次晋升机会,在副主任科员岗位上呆了19年。很多人不明白屈申到底图啥,屈申说:“我是一名党员,组织安排我干啥,我就干啥,不能‘讨价还价’!再说,帮教邪教人员,不光是挽救了他本人,也是挽救了一个家庭,还给社会减少了一分危害。这18年的坚守,值!”

  邪教组织的恫吓,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

  反邪教战场虽然没有你死我活的硝烟,但危险却无时无刻不存在。

  屈申清楚地记得,他刚到区防范处理邪教办不到1个月,那时刚刚有了手机,就有“法轮功”人员深夜打电话,威胁他赶快放下手上的工作,不然,就要他和他的家人“小心点”。

  这不但没有吓倒军人出身的屈申,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。邪教人员将他视为“眼中钉”;“法轮功”攻击他是“黑打手”,悬赏对他予以报复。

  至今,邪教人员仍没间断过对他和他家人的电话骚扰、威胁恫吓,屈申习以为常。

  脑部手术后,一出院就奔赴反邪教战场

  2013年春节,因为完成了一批“法轮功”痴迷者的攻坚转化任务,屈申总算可以和家人团聚几天了。可就在这个时候,他的身体出了状况。医院一检查,直接将他推进了手术室:屈申的颅内长了一个动脉血管瘤,直径达2.5厘米,已出现裂变迹象。

  屈申脑部被植入21根防护钢网弹簧。出院时,医生反复叮嘱,至少要在家静养两个月,不要熬夜,半年后复查。

  但战场上需要他。在家休养不到一个月,屈申就上班了,医嘱也抛到脑后。直到2014年9月,手术一年半后的一天,屈申突然倒在办公室。

  复查结果令医生吃惊:屈申颅内再次长出瘤体!这次手术,屈申脑部又被植入8根钢网弹簧。医嘱更加严肃:再不好好休息,后果不堪设想!

  但当时,转化“法轮功”重点人员周某的工作正陷入僵局。屈申对妻子说:“周某不能转化,我也无心休息。”刚一出院,便奔赴战场。

  拍摄亲情视频打动帮教对象

  屈申不怕邪教人员“硬骨头”,他说:“啃下硬骨头,更能起到教育一片的意义。”

  原“法轮功”某地级市站站长吴某十分顽固,服刑期间曾自杀自残,拒绝学习转化。2006年10月刑满后,省防范处理邪教办指定江汉区防范处理邪教办对吴某教育转化。屈申主动承担起教育转化任务。

  一开始,吴某以绝食相威胁,对屈申的劝说充耳不闻。

  屈申去吴某老家搬“救兵”。第一次走进吴某父母家,吴某60多岁的母亲声泪俱下:“我为这个女儿都哭瞎了眼,你们一定要救救她!”屈申动容,向老人承诺:“一定交还你一个正常的女儿!”

  屈申带着吴某父亲一起回汉,希望亲人的劝说能打动执迷不悟的吴某。但她面对父亲,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。

  吴父告诉屈申,吴某的妹妹也练过“法轮功”,已成功转化,同样是受害者,妹妹的劝说也许管用。屈申又请来吴某妹妹。一见到妹妹,吴某破口大骂妹妹是“犹大”“叛徒”,不再理会她。

  两次“救兵”都失败,屈申没有气馁,他相信,不管吴某有多顽固,心底总有一块脆弱的地方。他想起吴某有一个6岁的女儿,顿时有了主意。他再一次去吴某老家,拍摄了一段女儿想念妈妈的视频。

  当晚,吴某仍拒绝看视频,但听到视频里女儿呼唤“我想妈妈,妈妈快点回来”时,号啕大哭!第二天,吴某找到屈申:“我要与‘法轮功’决裂!”

  回家前,吴某对屈申说:“我有最后一个请求,求求你帮助转化我丈夫!”屈申满口答应。4个半月后,吴某丈夫也开始了正常生活。

  18年的反邪教生涯,300多名邪教人员在他的教育下涅槃重生,屈申觉得“挺有成就感”!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宁津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